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党建专题>青年加油站

七月,在甘肃省中医院的日日夜夜

文章来源:宣传处 作者:患者家属 龙耘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05日 点击数:435 字号:

【编者按】近日,甘肃省中医院宣传处接到了一位患者家属的来电来信,情深意切的表达了对救治他年迈母亲的省中医院关节骨三科和相关科室医务工作者的感激之情。     

    2018年7月4日,医院关节骨三科收治的一位80岁高龄老人在全髋关节置换术中,出现了肺动脉栓塞,经抢救最终脱离生命危险,目前已出院。患者家属记录下了陪伴母亲在医院的日日夜夜,用朴素的语言表达了对医院医务工作者的诚挚谢意,全文如下:

    二〇一八年的七月,对于我的母亲和我们姐弟三人来说,炎热的七月夹杂着煎熬,也充满了感恩。

7月4日(周三)晚

80岁高龄的老母在家看完黄金时段的电视剧后,起身摘下眼镜,扭头准备将其放在茶几上的瞬间,站立不稳摔倒,当时即无法动弹。姐姐半夜时分叫了救护车直接送至省中医院,很快确诊为股骨颈骨折。得知母亲摔伤的那天晚上,人在北京的我通过微信、电话和姐姐、弟弟跟进沟通情况,几乎一夜未眠,定了第二天一早回兰的机票。

7月5日(周四)

全天各种检查,制定医疗方案。所幸80岁的老母各项指标都过关,符合置换髋关节手术的条件,手术定在7月9日(周一)早上。

我一大早即向单位告假,安排好手头的事情后乘飞机于傍晚抵达兰州,赶到母亲病床前。

7月6日(周五)傍晚

老母所在的关节骨三科主治大夫李强和我在谈话室详细交待了全髋关节置换术的所有情况和各种风险,我一边听取、询问、讨论,一边和姐姐弟弟电话沟通,然后在各种同意书上代表家属签字。

7月8日(周天)

弟弟也从北京赶到了兰州。

7月9日(周一)手术当天

周末过后,也就是手术当天,郭主任再次给我们讲解病情和手术方案,手术采用的是微创的直接前方入路(DAA)全髋关节置换术,这种手术方式是郭主任率先在甘肃省开展,目前在甘肃省也只有为数不多的团队能够做这种能快速康复的手术。在主治医生的安排下面见医务处领导进行手术双风险评估,领导向我们再次重申了手术的风险,然后是正式的手术签字。

四天病床上动弹不得的日子,各种痛苦,终于熬过。各种条件,所幸符合。在一系列手续签字完成之后,9日上午9点多钟,母亲被推进了手术室。

手术主刀的是关节骨三科副主任郭洪章。陇中正骨医院17层便是关节骨三科,走廊的橱窗里陈列着该科医生护士简介。不知道为什么,第一眼看到照片上的郭大夫,我就有一种莫名的信任感。后来的一切,证明了我的第六感是多么敏锐,这位40多岁的大夫以其医术、医德、仁心,还有他非凡的自信与担当成为整个故事当之无愧的主角。

术前郭主任对我们说,老母亲手术后第二天就可以下床走动了!一般来说,一个多小时就可以完成手术。考虑到母亲年事已高,并且一年半之前做过腰椎手术,麻醉师告诉我们,如果腰腿部麻醉受影响的话,可能会考虑全麻,会有一定的风险。但是考虑到整体情况,我们全家人还是很乐观的。

手术1小时后

10点多钟,手术室的大门开了,我们姐弟三人进入了第一道门里,与想象的场景不同,面对我们的竟是好几位全副武装的医生,其中一位医生用急切的口吻说,手术中间出问题了,初步判断是严重的肺动脉栓塞并发症。病人处于休克状态,已经中止手术、进行抢救,情况危急,要我们做好心理准备。弟弟问有多大希望,对方说百分之十吧。当时的我大脑一片空白,除了拜托医生,已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手术室又一次在眼前关闭了!那个生死未卜的时刻,现在想来都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手术3小时后

12点多钟,手术室的门再一次打开。医生的声音还是那么急切,但眼中隐约透出一丝云开雾散的光亮。郭主任说,病人终于抢救过来了,请你们授权我完成手术吧!紧缩的心被一股热流击中,我们只是一个劲儿地点头,表达对医生的感谢与托付。医生一边说、一边向手术台奔去……之后好多天,当时的情形都浮现脑海。那急切的语调、自信的眼神,汗水浸湿的后背,让人感受到医生的伟大。

手术4小时后

中午1点多,手术终于完成了!而这只是生还的第一步!刚下手术台的母亲被直接送进了ICU(重症医学科)。

后来得知,当时和我们对话的,分别是急救中心、麻醉手术科、重症医学科等各科室的主任医生。他们在每一次生命攸关的危机时刻,都会从医院的各个角落紧急赶到手术现场、参与抢救。正是他们和所有在场的医护人员一起协同作战,从死神手中夺回了母亲的生命。

7月9日-7月14日

另一种担心与煎熬的日子持续了七天,期间我们姐弟三人终日盘旋在重症室外,随时听命。在白衣天使的全力救护下,最紧张的两天过去了,老人的各项指标开始缓慢回归,生命体征趋于平稳,但依然没有脱离危险。医护人员忙碌的身影,病人戴着的呼吸机,输血、输液、鼻饲等各种插管,还有被束缚在床侧的双手(以防病人因无法忍受痛苦而自行拔掉呼吸道插管),都在无言地诉说着这场与死神的拉锯战的残酷与艰难。

大约手术后第三天开始,每次探视,已经苏醒过来的老母亲还是比较虚弱,有点烦躁,越来越听不进劝阻,示意我们要求离开ICU,眼中透出决绝的光。能否摘掉呼吸机成为我们和重症医学科医生、护士探讨,沟通的主要话题。

除了向值班医生咨询外,几乎每天我们都会见到重症医学科脱主任。期间,脱主任专门和我们在办公室进行过两次长达一两个小时的详细谈话,手里拿着各种片子,桌上的电脑里是联网的数据,还不时在纸上画出示意图,帮助我们了解肺栓塞等相关的结构、术语、概念……,那些难熬的时刻,他的微笑、耐心和镇静可谓安抚病人家属的一剂良药。

尊重老母的意愿,我们郑重提出申请,要求将老母转入普通病房。

7月14日

经医生同意,老母转入了普通病房,血氧饱和度还是很低,郭主任经过反复查体,仔细斟酌后和我们沟通拔掉气管插管。经过我们商议同意,郭主任亲自拔掉了母亲的气管插管,护士们马上吸痰,在排出很多浓痰后,母亲终于发出声来,尽管微弱暗哑,但那是自手术后到现在整整一个星期第一次说话!我个人觉得,自那时开始,老人算是真正活过来了!当天下午,郭主任亲自指导,和我们一起搀扶老人坐到床边。

    虽然呼吸机插管拔掉了,母亲仍然很虚弱,因病情需要,每日长达六、七个小时的输血、输液,又让元气大伤的老人难以承受。病人胳膊肿胀,护士每次输液寻找静脉血管都很困难,我又忍不住向主刀医生诉苦。“放心吧,我肯定会还给你们一个好好的妈妈!”听着郭主任的这句话,看着坚强的配合治疗、一天天恢复中的老母亲,筋疲力尽的我们,心中充溢着温暖与安慰。次日,郭主任团队指导老母亲扶助行器下床行走了,能这么快下床,我们都不敢相信。

                       7月25日

母亲已经能扶助行器在病区过道走几个来回了,医生终于同意母亲可以回家修养。出院那天一大早,姐姐和外甥女买回了好几束鲜花,还有一个大果篮。我们在小卡片上写了感谢的字,分别送到了护士站和医生办公室。我们还抱着鲜花和主治医生李强大夫以及关节骨三科的医护人员们合影留念。遗憾的是,那天郭主任可能是去手术了,一上午都没能等到他。

“您阳光般的笑容和温暖的话语,给了我们生命的力量!”这是写给郭主任的卡片上的致谢词。对于经历20多天生死煎熬的老母亲和她的亲人们来说,这句话里,包含了太多的感慨、感悟,以及深深的感恩!